引入

从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到现在,有些人错过了太多,有些人失去了太多,又有些人得到了闲时的利。日子依旧一天天向后过,身处大陆,受制于防控要求,政策限制,我们的生活存在诸多不便。

依据

根据海外一位华人Youtuber的调查问卷:身处内地,支持严格防控的人数以微弱百分比的优势多于支持放松防控的。这个数据还是能比较准确反映出当下国内知识中上层级这一部分人的想法的。数据结果与我最初的想法有些出入,开始我以为上海外平台的崇尚国外自由制度占比的会更多,如此看来理智的人还不少。

浅谈

面对疫情时的政策主要分两种,一种是国内当前的严格把控。另一种是国外许多资本主义国家所实行的“与病毒共存”理念。两种政策的差异与国家政治体制和传统文化有直接关系,但根据邓小平爷爷“改革开放融合发展”的伟大观点,趋严的社会主义也非严格防控的主要原因。那究竟为什么? 因为“人”。 “与病毒共存”观点是根据现状预估得到新冠会至少存在五年基础上所提出的。资本发展,经济命脉,人民精神高要求都等不起这五年。不管是对政治影响还是人口经济消费特点,都比国内更深度依赖经济持续发展不可断裂。

在21世纪中前期的大陆,政府公信力来源于保障十多亿人口最基础的需求。从全民小康到疫情防控,为了你所不常见却是占比最多的普通大众,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要求。在我浏览评论时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即使不为自己,就算为家里的老人也要支持严格防控。”老幼在病毒面前是弱势群体,理应得到我们的关照与保护。可又在新闻中看到,一位母亲:“就算犯法死到这,我也要把孩子送出去看病。” …… 这是制度与人的冲突。

制度与规则总是冰冷的,而人与人身上流动着的是热血。在实施的的过程中要从人本身出发,全面考虑被执行者的心理,才能使规章制度以尽可能大的有效性落实。比如疫情中有些非封控区中学为了避免上网课,一连将学生封闭两个月,又赶上季节的变化,使得身体损伤心理恶躁。又或者日常就易发的小感小冒,疫情中却全面取缔不让所有人购买感冒相关药品,既产生了麻烦又可能导致病情扩大 …… 这些都是不人性化的。

解疑

回到标题疑问,仅代表个人意见,国内要做的是以更灵活的方式进行管控,并找到自由与控制间的平衡点。